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出版视点
“微”化阅读悄然导致阅读惰性?
时间:2013-07-11 23:23:41  来源:   作者:

    “我至今还记得少女时用花瓣当书签的小习惯,看完一本书就拎起书脊抖一抖,花瓣已经被压得扁扁但香味还在。”喜欢阅读纸质书的“80后”女孩申茁实对这一感受记忆深刻。她抵触电子书,但却不能避免地被手机阅读侵占了一部分阅读时间。每天,这些零散的时间加起来超过一个小时。

  日前,一份关于“大学生微博使用情况调查报告”显示:大学生半数以上注册了微博,“微博控”即每天微博使用者占到25.15%。其使用微博的主要原因是:关注新闻热点,参与话题讨论,了解名人动态,发表个人观点。同时,新兴的微信平台已拥有3亿用户。通过微信朋友圈交流日常生活、共享心灵鸡汤、转发新闻信息的“微信控”已经初步形成阵容。事实上,“微博控”加“微信控”的手机阅读,已成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。

  手机阅读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。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“第10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”结果显示,我国18~70周岁国民人均每天手机阅读时长为16.52分钟,比2011年的13.53分钟增加了2.99分钟。在新兴媒介中,手机阅读的接触时长在增长,上网时长和电子阅读器接触时长均有不同程度下降。

  在手机阅读中,占有相当比重的微博与朋友圈究竟何以让大家趋之若鹜?对此,商报特约记者做了采访调查。

  捡起零碎时间“微”阅读

  在国企工作的路嘉怡已经很久没有买书了,但凡有零散的时间,她就习惯性地掏出手机刷微博、朋友圈。“早晨起床先刷10分钟,上班得空就刷,下班途中刷,回家继续刷,每天加起来至少要刷3小时。”这已经成为她的习惯。

  “朋友圈就像‘客厅’,来这里发言的都是熟悉的人,大家交换日常生活的琐事、八卦,圈子较小,内容也相对有限。微博则像‘广场’,在这能看到不同人的生活,我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任意取阅,或者搜索自己感兴趣的信息。”路嘉怡表示,目前,自己获知信息的来源基本就是如上两种途径。

  “看完一条微博甚至用不到一分钟”,随时随地能利用零碎时间阅读无疑是最吸引人之处。“现在看到大段的文字,都有点儿读不下去。”路嘉怡说。

  “大家越来越喜欢顺便或抽空去做点事情。”编剧史航认为这是大家选择微阅读的原因。

  “第10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”表明,“获取便利”是我国国民选择数字阅读的首要原因,其选择比例超过六成,45.4%的国民因为“方便随时随地阅读”而选择数字化阅读方式,26.9%选择数字阅读是因为“方便信息检索”,以上几点都是因为数字阅读的便捷性而选择数字阅读的表现。其次,超过三成(31.1%)的国民因为“信息量大”而选择数字阅读,26.0%的人因为“收费少甚至不付费”选择数字阅读。以手机“微博或博客”为主要阅读内容的手机使用群体正在形成并迅猛发展,其在手机阅读接触者中的比例已超过两成。

  作家出版社副总编辑、中作华文数字传媒公司总经理刘方认为除了方便外,大家喜欢使用微博、朋友圈,是因为“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信息发布者,信息的传递更多元化、更多效,不仅能发布信息,也能发布态度,谁都可以主导事实传递”,他强调这种方式让大家更贴进信息的本源。

  “没有界限、好玩”也是其被大家认可的原因。申茁实说:“刷微博的主要原因是微博上有不少好玩的人。书、家人、段子、新闻,他们都不放过,而且一天更新好多条。微博上也常有人把新闻编成段子,也算歪解。另外,我觉得这里有电视、报纸上看不到的‘真’东西。”

  “微”阅读也有副作用

  “这是一种信息轰炸,想看或不想看的信息都会出现在屏幕上,有时我是被动阅读。”路嘉怡这样说。可见,微博、朋友圈带来阅读便利的同时,也有让人诟病之处,此外,其信息的缺损与真实性也令大家不满。

  “对微博与朋友圈的信息不能完全信任,对于我感兴趣的新闻,我会再通过其他途径核实其真实性。”路嘉怡表示,这其实给阅读带来了一些障碍。

  刘方认为:“信息发布者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不会像媒体人一样遵守真实等准则,其发布的信息可能更鲜活,但是不够专业。”

  对此,史航现身说法:“信息不完整和不准确是肯定的,我很多次误信传言,然后轻率表态,之后要更正、要致歉,有的甚至需要对评论里每一个被我误导的朋友,再发言澄清致歉。这正是‘修行’,抢先发言,多是虚荣导致的躁进。”“一切阅读都有副作用,反省自身便好。”

  这种阅读方式产生的副作用无法规避,但正因为意识到副作用的存在,也让越来越多的读者能更客观地看到手机阅读的优劣。

  网友“Judy”发布了一篇《我的微博整理记》,其中提到微博的益处:“通过微博的信息,可以追踪到很多自己感兴趣的系统的课程资源;学术上缺失的文献收集、整理的方法,在微博上找到了资源,可以不断更新的系统和方法;得到了一些反馈,同学、朋友的互动其实还是给了自己一些鼓励。”对于不少人而言,微博像是资料库,能随时取阅自己即刻想知道的信息。

  路嘉怡从不在朋友圈里发布任何新鲜事或图片。“我只是想满足自己的八卦心理,因为朋友们常会更新状态,自己在做什么、在什么地方、与谁在一起。朋友圈就像是放大镜,能让我看到朋友的生活细节。”她认为这能集中了解熟悉的人的动态,但也表示,这种阅读基本是无效阅读,“但出于好奇心,会经常关注”。

  史航是微博的拥趸,他说:“有的人放弃微博去玩朋友圈,我无法想象这种取舍。”“我也会在朋友圈中发点照片,但是那里没人喜欢认真讨论和跟帖,我觉得那里只是道早安晚安的场所。”史航发现,微信看到的阅读材料,基本都是自己并不感兴趣的顺口溜或者祈福文字、养生信息,“我必须自动略过,因为最重要的养生,不就是珍惜时间嘛”。

  “微”化导致阅读惰性?

  “大学生微博使用情况调查报告”问卷中有这样一个数据:42.11%的人认为阅读过于“微”化,会让大家形成阅读惰性。

  申茁实也感受到“微”化的影响:“在微博出现之前我写了至少六年的博客,现在不写了。”如今,她对大事小情的掌握全靠微博,相反读书变成一件“优雅的事”。

  网友“Judy”认为,这种阅读的弊端在于:“有些内容虽然很有用,但是都是高度凝炼的东西。让我有一种错觉,以为自己看过就是懂了,其实这种信息的轰炸,没有反思,没有实践的学习,只是给了自己一个虚假在学习的假象。”

  路嘉怡认为这种惰性不可避免地侵蚀自己:“有时睡前拿起一本书翻不了两页,就忍不住又拿起手机,看140个字总比看一页纸要轻松得多。况且读书时看到自己想要记下的内容还要用纸笔记下,而在手机中,只要点击‘收藏’就完成了。”

  “我特别怕复制粘贴乃至收藏,就让我们误以为自己已经存在脑子里。所以我找各种机会,谈论自己的阅读,只有我说起的时候,才算是暂时再次记起。”史航用这种方式去记录他所看到的有价值的内容。

  手机阅读不可避免地影响着大家的阅读习惯,而这种习惯却对阅读行为起着关键性的作用,“第10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”中,有高达35.8%的人不读书是因为“没有读书的习惯/不喜欢读书”。当“翻动书页”越来越多地被“滑动屏幕”取代时,大家对纸质出版物还会热衷吗?多数人的回答是否定的。

  “手机对我就是散碎阅读的地方,最多拿着背《唐诗三百首》,真的读书、读小说,还是喜欢纸质书。因为手机上的内容,很有限,错讹多。纸质书是颜如玉的美人,电子书,尤其是手机书,不过是美人的碎尸或者X光片,惊悚。”史航如是说。尽管他在坚持纸质阅读,但他强调:不爱读纸质书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。

  对此,刘方说:“更多人阅读微博、朋友圈是希望新闻来源更广泛,信息快捷、有效,它们替代了报纸、广播等媒体的一部分传播作用,但不代表阅读方式因此而改变。”

  申茁实就是一个实例:“我点击收藏的都是书籍推荐,看小段摘抄不错,然后再买纸质书看,这是我买书的捷径,促进我买书,决不会替代看书。”(张黎姣)

来源:中国图书商报

地址:北京市大兴区首邑上城38号楼2单元902室 邮编:102600
手机:13641317931 电话:010-61219190 邮箱:bjhanmo@163.com
QQ:349689318 103199698 14143409
京ICP备09071284号